湖南邵阳过年习俗

湖南西部与南部,古时是南蛮之地,属楚国,少数民族多,民俗繁杂。邵阳位于湘西南,为丘陵和山区,汉苗回族较多。从生活习惯和风俗看,个人觉得更像苗族。过年习俗各有不同,邵阳是不是都这样也未考,只是将听我的长辈说过的、自己经历过的纪录于此,让孩子们了解一点祖籍的知识。这些习俗保留得虽然还可以,但也有慢慢消失的危险。
(《不舍》。初三摄于衡阳乡下)
[廿九:团年]

邵阳的团年和现今大家理解的团年饭意思不同。依我理解,是春节前的“集合”、“清点人丁”。风俗来源据老人口传是这样的:

从前一家人中总有出远门谋生的,也有少数读书或作官的,人们对他们的默认日程设置是: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当官的和读书的一般有钱传递家书,说明哪天到家过年或不回家,家人就知道了。但普通穷人只能在碰到老乡时两眼泪汪汪地托个口信给家乡的爹娘和妻子,告知安好(表示活着,别担心),否则是死是活就要看过年前一天(农历29)是否有人回家。如果回来了,人丁齐整,便可以高高兴兴聚个餐过年了。因此农历29日晚餐一定是要等到一家人到齐后才可以开席的,无论等到多晚。子夜人未归的焦急是现今人们不能体会的。

知道这一风俗的老板们,当您的企业有邵阳人时,最好从人文关怀的角度,过年放假让他们早走一天。如果按国务院规定放假就坏了,邵阳人可能连半个“年”也没赶上。那样的话,家里人虽然电话能知道他们健在,但是彩头不好,会咒你的。

[三十:过年]

邵阳过年虽然是年三十,但用餐仪式分为两个:三十和初一的早餐两个正餐,在天亮之前吃完,而不是北方的一顿年夜饭。这个风俗执行起来比较折腾人。一个是因为早餐太早,父母亲要摸黑做饭不易,何况从前还没有电、没有煤,靠点灯、烧柴火做饭;二是改变了用餐时间和食物结构,小孩子起不来床还不算,一大早便是大鱼大肉的,身体很难适应。所以以前只好用炮仗、好菜、新衣来诱使小孩起床,现今是更难诱使了。但是没办法,小孩也必须起床一起用餐。

问老人此风俗出处,没得到统一回答。有说边吃边亮、寓意未来更好的;有说家穷没吃的、不好让人看见的;还有说防土匪抢的……我觉得第一种可信度高,因为当地搬家也是要天亮前。

用餐程序是:先祭天地、灶神、祖先,边祭边燃放爆竹和鞭炮,然后闭门用餐。闭门用餐很重要!是防止小孩跑进邻居家捡鞭炮的一项措施。因为有说一家吃年饭时,不得有外人闯入,否则就叫撞破了年门,会有一年霉运!旧时有因此引发人命案的,现今还是遵守,以不破彩头。因为春节毕竟追求完美,说话做事处处求吉利,为此还改了一些食物的称呼,比如:鸡头说是凤凰头,鸡爪叫抓钱手,鸡腿叫擂鼓锤等(谁告诉我鸡翅和鸡尾的称呼,不记得了)。

[初一:拜年]

初一照农历三十早餐一样,没天亮前吃完新年的第一顿年饭,不过往往会更早开餐,因为家长在饭后要准备东西接待拜年的大小客人。

初一的主要任务是拜年,那接待任务才叫一个繁重:首先,天亮没一会儿,全村的小朋友就三五成群的,挨家挨户鱼贯而入,口里嚷着“娘娘、爷爷、嗲嗲、奶奶拜年”之灯类,你便要挨个给他们糖果、香烟(小男孩也要给烟),一波接一波,忙得你没时间上厕所;然后就是大人串门拜年,族内按辈分不按年龄。大人拜年作揖,口问“叩节、拜年”之词,进屋便要散烟、洒茶(读“腮茶”),然后可落座喝酒,流水席,席桌置传统小腊味下酒碟、花生、瓜子等。

初一的任务基本就是同村同族拜年、喝酒,当然得先给自己的父母、祖父母拜年才能给其他同姓长辈拜年。初一始,鞭炮噪耳,喜气洋洋!

[注]邵阳方言:嗲嗲=爷爷,爷爷=伯伯、叔叔(像上海话的“爷叔”),娘娘=婶婶,“奶奶”的发音是“嫩嫩”,“姐姐”的发音是“假假”……

【初二:拜年】

拜年有基本顺序:“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拜姑娘”。即初一给父母拜年,初二给岳父母拜年,初三四给姑姑阿姨拜年。有此标准,无需事先通知(从前没通讯工具)便可着手招待准备工作。

从前穷,物资贫乏,而湖南人又有“吝己待客”的传统,哪怕过年正餐自己省着不吃肉,也要留着来招待拜年的客人。因此,有些贫困家庭为减少招待次数、节约招待费用,事先约定集中于哪一天到谁家拜年的。

拜年要有礼品:哪怕一包糖果,一个鸡胸、一方肉……用红方块纸点缀、用粗纸包裹、用灯芯草捆扎。物资贫乏的年代,往往是礼品的挪移:收下你一包糖,会回馈一包饼干。

但是,在湘西南许多地区,最重要而不能少的“礼物”是:爆仗!

拜年时爆仗的燃放极具地方特色。湖南乃丘陵地貌,村庄一般于山湾之中,前后左右都有进村小道(注意,咱才不说东南西北呢)。拜年者行至离亲戚家几百米处,便开始燃放大炮,点燃往空中扔的那种,巨响,也有点危险。大炮是边走边放,一直燃放到亲戚家门前。

大炮相当于信号弹。大炮一响,村民从炮声的方向和当时的时间两个维度就能大致判断是谁家客人进村了:你家姑爷是打村左边来的,路途较远,12点左右那边的炮声大概率是他们来了,快派人门口张望、迎接!

到亲戚家门前改放鞭炮,用手拎着一直响进堂屋,硝烟弥漫于屋宇之中,火药的味道真令人向往——虽然pm250都可能爆表了N倍。自从鞭炮由黑色火药改成炸药制作,没有了火药的香味,感觉年味都不一样了。

鞭炮声息后,是恭恭敬敬的拜年,洒茶、敬烟,然后喝酒。一般男人白酒,女人、孩子喝甜酒(醪糟)。

解放后破四旧,取消了跪拜,我也从未见过跪着拜年的场景。

通常,拜年鞭炮多少也代表一定的经济实力,你的鞭炮引得全村人出门观看,那主人是倍有面子的事儿。拜年没有鞭炮是被人看不起的,被戏称“拜溜年”,意思是不声不响偷偷地进了主人家门,连主人都不知道来客人了。

如此,拜年到初五六差不多拜完了。长辈不挪窝,与其说是接受晚辈拜年,不如说是烧饭洗碗宴客人。过了正月十五,辛苦的长(厨)辈(师)会得到一个补偿:被晚辈接到家里招待一次,曰“接老客”。这不属于过年风俗范围了。

【乡情】

每次回乡,熟悉的面孔越来越少、越来越老,见到来家里拜年的晚辈叫我嗲嗲、爷爷,总是要问问他们的爸爸或嗲嗲是谁,然后在他们脸上才能寻找到一点似曾相识的那些放牛、砍柴娃的基因。

熟悉的景物越来越少、越来越坏。那山、那水还在,可那翔于浅底的鱼、那清泉、那石拱桥、那石板路、那池塘没了;那土地田野还在,但是不会耕种的现代青年农民,再也不会让它变得郁郁葱葱、五彩缤纷了,杂草占领了肥美的沃土,一如洋画皮正在蒙盖中国一些千年都市的风韵。

乡音是我唯一能够随身的行囊,但不知道再过几年我还能往里头装些什么。

没有父母的故乡,对我而言,会不会演变成事实上的他乡?

还好,八十多岁的岳母还健在。湖南有近50种方言,虽然我听不太懂她的乡音,她也听不懂我的乡音,但碗中的酒可以在其间架起一座桥,我们尚可坐对青山翠竹,一起听桥下潺潺流过的乡愁。

《布网》。年三十摄于自家门前

(《玉树琼枝》。初五摄于南岳衡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